中国留学生在澳频遭侮辱殴打 是否针对中国人引发担忧

0
260
广告

12月19日,中国驻澳大利亚各使领馆网站上发布了一条同样的消息,称近期澳大利亚不同地方发生数起侮辱、殴打中国留学人员的事件,提醒所有赴澳中国留学人员注意防范在澳期间可能面临的安全风险。

澎湃新闻记者搜索发现,今年以来,在澳大利亚确实发生了几起较为严重的留学生被殴打事件,中国驻澳使领馆也多次发布消息提醒在澳中国公民注意安全。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19日在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回复中称,使馆一直高度重视在澳留学生的安全防范与权益保护。

澳大利亚是最受中国学生欢迎的留学国家之一,据澳大利亚教育和培训部的数据,在2015年,中国留学生数占澳学生总数27%。但是一段时间以来,有关澳大利亚部分地区出现针对中国留学生的侮辱言论和暴力袭击的报道,正在扰动微妙的中澳关系。

澳媒频报中国留学生遭堵截

据媒体公开报道,澳大利亚国内最近一次针对中国留学生的事件发生在今年10月23日晚,两名中国高中留学生在堪培拉沃登区(Woden)公交站等车时,至少两名当地少年走近他们索要香烟,中国学生拒绝后遭到围攻和殴打。行凶者还叫喊说“滚回中国”。袭击导致其中一名中国男生眉骨开裂,一只眼睛暂时失明。

就在当晚,当其中一名中国留学生和另一位朋友在警局录完口供后在车站等车时,再次遇到同一伙人并受到威胁。

10月24日,中国驻澳使馆严厉谴责了这起暴力事件,并向澳政府有关部门提出交涉,要求澳方高度重视并采取切实措施维护在澳中国留学生的安全。
尽管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澳大利亚首都区教育部长伊维特·贝瑞(Yvette Berry)表示对此事“非常关心”,但针对中国学生的袭击事件却似乎并未好转。10月23日袭击事件受害者的中国同学表示,尽管教育部门声言保证他们的安全,但是他们仍然在受到袭击。

在此事发生后的第二天,即10月24日下午,又有中国留学生在车站附近碰到了当地团伙中的几名成员。随后几日还发生了多起中国留学生被围堵事件,甚至有留学生躲进中餐馆,直到餐馆的保安将这群团伙赶走才得以脱险。

被打留学生讲述,还有一名女留学生被踢膝盖、掐脖子。

据知情人透露,堵截留学生的是这群人是堪培拉当地人,年龄介于16岁到20岁,共有三十多人,常在Woden车站附近游荡,看到中国留学生会上前索要香烟或现金。

实际上,这并不是第一起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遭到袭击,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一段时间以来堪培拉南区发生多起中国学生遇袭事件。

今年8月25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发生校园袭击事件,造成多名中国留学生受伤。当时的报道称,一名18岁男生毫无征兆地在教室用棒球棒击打同学和辅导助教,造成4人受伤,伤者均为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其中1人担任这门课程的辅导助教。而这名行凶者12月14日以精神治疗为由向法院申请保释。

是否刻意针对中国人引争论

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屡屡遭遇暴力事件,特别是在一些暴力事件中出现了针对中国人身份的言辞辱骂,这使人怀疑这些事件是否是刻意针对中国人所为。

今年9月,澳大利亚墨尔本和悉尼等地还曾先后爆出辱华海报和“杀死中国人”涂鸦事件,其中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蒙纳士大学等高校开学时出现辱华海报,用生硬的中文写道:“注意此处禁止中国人进入。如果违章将面临起诉以及驱逐出境的可能。”
澳大利亚媒体费尔法克斯(Fairfax)报道,有中国留学生表示他们常常感到受到威胁和攻击,仅仅因为他们的中国国籍。也有中国留学生称,他们曾在公交车上遭到性骚扰。报道说,这种情况在堪培拉南部尤为突出。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当地华人社区成员Dora Chen说,该社区“非常担心这些孩子”。由于10月23日的袭击事件,一些志愿者已经开始通过社交网页为中国留学生提供顺风车上下学。但是Dora Chen说,这只是权宜之计,“他们吓坏了,感到自己成了攻击目标。”

《悉尼先驱晨报》11月1日报道,在中国留学生在Woden去车站遭殴打后,当地华人媒体和社区团体警告说,这一袭击事件可能会损坏堪培拉所谓安全学习目的地的声誉,改变中国人对于澳大利亚的态度。

不过,澳首都区教育部长伊维特·贝瑞认为这只是一起孤立事件。堪培拉警察也表示,不认为10月23日的袭击事件存在种族动机。

对于澳大利亚华人留学生目前的安全处境,在堪培拉从事与留学生相关工作的Victor认为,有些报道有些“夸张”“并不完全符合事实”。

“当地青少年买烟很难,看到华人部分学生有烟,所以会去讨要,可能产生冲突。”Victor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不仅是因为中国人(身份)的问题。”

Victor认为,澳大利亚在多元文化方面实际上一直做得很出色,只不过几个类似案例出现,容易使人联系在一起,认为是种族问题。

墨尔本大学营销传播专业一名王姓的研究生也表示,这些事件的主要问题在于少年闹事,而受害者恰巧是中国留学生而已,并非针对中国留学生。但同时,她也告诉澎湃新闻,“平时有人要烟我也就给了,不想给的时候我就会把烟盒藏起来,只拿出单根并说是最后一根,要是遇到醉汉的话就会绕着走”。

广告

留下回复

请撰写评论
请输入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