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反华飓风”寒意袭人 媒体深思与华关系

0
304
广告

45年前的12月21日,澳大利亚驻法国大使阿兰·雷诺夫与中国驻法国大使黄镇在位于巴黎的澳驻法国大使馆音乐室里会见,正式签署建交公报。这距才上任一天的澳总理惠特拉姆致电中国总理周恩来,称希望“用最快速度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只有半个月,被媒体称为“闪电建交”。然而,45年后的建交纪念日,这个本该被隆重庆祝的日子,却因澳大利亚政坛近来突然刮起的“反华飓风”显得有些寒意。

一周前,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在北京举行招待会,庆祝中澳建交45周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向巴平措出席招待会。但21日,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中国大使馆像往日一样平静,并未显露出任何庆祝的迹象。使馆官方网站上提醒赴澳中方留学人员加强安全防范的警示依然出现在醒目位置。

《澳大利亚人报》称,曾参与具有挑战性的澳中全面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并促使该协定最终于两年前生效的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安思捷参加了北京的庆祝活动。就在这一活动的几天前,她被中国外交部召见,通告中国政府对特恩布尔政府反华言辞的关注和反感。

有了解情况的人士21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鉴于近期澳大利亚国内出现的强烈反华氛围及其领导人接连发表令人匪夷所思的反华言论惹怒了中国民众,毒化了两国关系,中国驻澳大使馆举行大规模庆祝活动是小概率事件。

《澳大利亚人报》评论说,在本应庆祝两国建交45周年的这一天,澳中关系却因为特恩布尔政府挑起的政治争端引发北京的强烈反弹而蒙上阴影。

在过去的40多年,澳大利亚是从中国崛起中受益最多的西方国家之一。澳大利亚SBS电视台网站21日用一连串数字展现这一事实:1972年澳中双边贸易额不足1亿美元,现在这个数字已超过1550亿美元。中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远超美日。1972年到澳旅游的中国游客不到500人,2016年这一数字超过120万。1972年澳大利亚还没有中国留学生,但2016年在澳中国留学生的人数已经达到14万,且这个数字在2017年还在继续增加。

然而,SBS电视台这篇回顾中澳关系的文章,给两个国家分别赋予龙和袋鼠的意象。用两个攻击性都极强的动物,而不是同样具有代表性但憨萌可爱的熊猫和考拉,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正是眼下中澳紧张关系的写照。文章说,在很多领域,澳中关系是走两步,退一步。当澳中双边贸易关系走强之时,两国的外交关系却面临更大挑战。

为什么澳中经贸和外交关系不能正向发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休·怀特说出了这场反华浪潮背后许多澳大利亚人深藏心底的迷茫:“我们真的不知道如何看待中国,因为中国不是盟友,但也不是敌人,我们正面临对我们国家经验来说全新的东西。”美国

《纽约时报》20日援引他的话说,目前在澳大利亚存在“夸大中国影响”的危险。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雷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以前给人的感觉只是经济发展迅速而已,现在西方认为,中国已经可以在发展道路上威胁它们。为拼选举,澳政客又有意煽动了民粹主义和反华情绪。
澳大利亚政客的做法让该国商界充满忧虑。

《澳大利亚人报》说,澳大利亚在过去26年之所以能保持经济持续增长,中国的崛起是最大单一因素。然而,随着政治关系的逐渐冷淡,中方有可能把经济机遇更多地转移给其他国家,这将涉及对澳大利亚至关重要的铁矿石、煤炭、牛肉、水果、旅游和教育等领域。毕马威亚洲和国际市场主管弗格森认为,虽然断言澳中经贸关系受到影响为时尚早,但如果当前的政治紧张状态继续下去,澳大利亚的教育和旅游产业很可能会受到冲击。

“离开中国澳大利亚就会破产。”居住在悉尼的商人马克·卡内基这样告诉当地媒体。他称特恩布尔的言论是“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批评中国不过是为了向美国总统特朗普示好。《澳大利亚人报》将卡内基称为“直言不讳的人”,并援引他的话说,他们在刺激一头熊,虽然这头熊看似不为所动,但一旦决定反击,会对澳大利亚经济带来严重伤害。“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但它的经济伙伴却多得很。”

广告

留下回复

请撰写评论
请输入姓名